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中心 > 宣传专栏

10年坚守义务接听心理热线
苏祖辉劝回轻生者不下10人



  记者刘睿彻 通讯员任艳军 李俊
  12月5日是国际志愿者日,62岁的苏祖辉做心理咨询志愿服务快10年了,平均每天超过1个小时义务倾听陌生人讲述心中的苦痛,累计劝回十多名轻生者。她说:“我也是环卫工,只不过清扫的是心灵垃圾。帮人们扫除心头尘埃、轻装前行,我觉得很值。”
  志愿接心理热线
  平均每天1个多小时听人“倒苦水”
  苏祖辉原是江汉区文体局职工。2007年2月,她申请成为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咨询热线志愿者中的一员。“最初是因为对这个领域感兴趣,我考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,就想学以致用”。到2009年,苏祖辉退休,更加投入地当起心理咨询志愿者。
  心理热线电话85844666完全免费,由市精神卫生中心于1996年设立,现由40余名专业医护人员和具备资质的志愿者承担接线咨询工作。近日,长江日报记者聆听了苏祖辉的接线过程。
 “我不想上学了,我觉得同学们对我有看法。”一名高中生打来电话说,“我与一位关系很好的同学闹过一次矛盾后,这位同学不辞而别转学了。”“你有没有主动联系,试着和他沟通呢?如果觉得自己有不对的地方,你可以放下面子先说道歉。”苏祖辉循循善诱。对方表示,心头轻松一些了,愿意试一试。
 “我在单位总觉得融不进去”,“我最近心情特别不好”……很多时候,打进电话的人从一个“唉”字开头,道出情感、人际关系、职场压力、子女教育等方面的困惑。苏祖辉要从专业角度帮助他们从中解脱。
  记者查看志愿服务记录了解到,近10年来,苏祖辉免费接听心理咨询热线4024小时,累计为3018人次服务。这意味着,她平均每天和陌生人进行电话交流的时间超过1个小时,而且都是痛苦、烦恼等不愉快情绪,又没有报酬。
  给予心灵慰藉
  劝回十多名轻生者
  每年都有处于自杀边缘的人被苏祖辉劝回。
  今年4月,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打来电话,称一个人在宿舍里,想自杀,家境不好,学费是借债筹来的,要还债,偏偏得了黄疸性肝炎,不能上班。“混成这样,还不如死了好”。
  苏祖辉给这名小伙子举了不少受挫后逆袭的事例。“没有谁一帆风顺。人生这场马拉松,要看走到最后的结果。比你更不幸的人有很多”。电话那头沉默不语,若有所思。
  为了让小伙子彻底放下轻生念头,她主动做了约定:“这个周六,我会上班,希望还能听到你的声音。”小伙子说:“好。”虽然他没再打来电话,但苏祖辉感觉他不会再轻易做傻事。
  一位中年女士经历了两段失败的婚姻,心灰意冷的她打来电话:“我觉得活着没意思。”“活着的意义,要靠你自己寻找,自己活出来。”苏祖辉的话打动了她。她每周打来电话,专找苏祖辉值班时倾诉心声。4个月后,她对苏祖辉说:“我觉得能走出阴影了,谢谢您。我今后不再给您打电话了。”
  近10年过去,被苏祖辉挽回生命的不少于10人。她认为,心理咨询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但在求助者心理不适或痛苦时,在求助者心理最难熬的时刻,有人能给予心灵慰藉,也许就能支撑其“过了这个槛”。
  武汉心理医生缺口大
  愿意一直做下去
  据保守估计,不算重性精神病患者,我市受抑郁、焦虑等轻度精神心理问题困扰的人超过30万,而专业的心理医生只有3000多名。市精神卫生中心介绍,心理咨询的问题已从最初咨询服用精神疾病药物,转变为心理困惑的方方面面。该中心月均接听心理咨询电话300多个,平均每天十多个,工作量不小。
  苏祖辉的声音温柔知性,一点不像62岁的人。热爱生活的她化着淡妆,眼睛上画了一道细细的眼线。退休后,她学起了钢琴。为了做好周六的志愿服务,她主动停了钢琴课。不知不觉做志愿服务快10年了,苏祖辉说“自己也想不到”。她认为,痛苦与希望是这个世界的两面,帮助人们感受希望就能把痛苦驱逐出去。“能够帮助别人,感觉很好”。
  苏祖辉这样认识自己的坚守:“近10年来,我也在成长。在这里,我体会人间百态,心态变得更平和。一个人心态平和了,就能感受到幸福。”3年前,她的父母相继去世,把遗体捐给了市红十字会。她同样签下了捐献遗体志愿书。
  苏祖辉说:“心理咨询志愿者流动性大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一直做下去。